官方微信二维码
知识产权 保险法律事务 金融及资产管理 房地产及大型基建 基础设施与项目融资 国有资产及政府法律事务 投融资与并购 劳动 刑事 公司法 国际业务 证券与资本市场 诉讼与仲裁 法律顾问 贸易与航运 信托基金及衍生品
<返回相关案例

发布时间: 2017-08-02 13:37:18

在与皮特的劳动纠纷一案中,维护了惠州某酒店的权益

案例介绍

重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的重要内容。是指债权人申请对债务人进行破产清算的,在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宣告债务人破产前,债务人或者出资额占债务人注册资本十分之一以上的出资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重整,即对该企业进行重新整顿、调整。即不对无偿付能力债务人的财产进行立即清算,而是在法院主持下由债务人与债权人达成协议,制定重组计划,规定在一定期限内债务人按一定方式全部或部分清偿债务,同时债务人可以继续经营其业务的制度。

重整制度作为一种资源优化配置的手段,为挽救债务人,在实施过程中可进行资产置换和企业并购的方式实施重整计划。在此过程中,可引入投资人进行债务重组。相比较其他投资方式,通过重整程序对公 司进行投资具有明显的优势。在重整中,投资人一般称为重组方或者战略投资者。我国《企业破产法》没有专门针对重整中的公司投资人的规定,没有为这类投资人设定权利义务框架。但是,从公司重整的实践来看,投资人为重整程序中必需的角色。因为,重整程序中的公司,往往无法通过自身条件完成重整程序中的一揽子解决方案,更无法实现自我挽救的预期目标。笔者曾作为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的锦丰纸业重整案中投资人的专项法律顾问,带领律师团队全程参与了该破产重整程序,积累了一定的实务经验,本文拟从锦丰纸业公司重整程序遇到的法律实务问题进行探讨分析,为以后处理类似案件提供经验分享。

 

一、四川锦丰纸业股份有限公司及其关联公司破产重整案件的由来

四川锦丰纸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锦丰纸业)成立于1990年,是经国家烟草专卖局批准的专业从事高级卷烟纸生产的中外合资股份制企业。曾系国内高级卷烟纸生产企业的五强之一。其主要产品卷烟纸和烟草薄片纸属国家特许生产和经营,并拥有特许经营资质《烟草专卖生产企业许可证》。随着锦丰纸业的快速发展,锦丰纸业于200110月为扩大生产经营规模,同时投资组建了四川锦丰创新实业公司(下称创新实业公司)和四川锦丰斯贝克纸品有限公司(下称斯贝克公司),分别持有创新实业公司85.45%的股权、斯贝克公司99.02%的股权,成为两家公司的控股股东。由于锦丰纸业的历史沿革和其所处的行业特殊性等原因,锦丰纸业与创新实业公司、斯贝克公司(以下统称锦丰公司)的生产经营实行的是三块牌子一套班子的管理模式。

2000年锦丰纸业公司在香港联交所申请上市,经香港联交所审核批准后,由于公司决策失误导致上市失败。至此以后,锦丰公司的法人治理结构出现混乱,决策机制失灵,公司董事会基本处于瘫痪状态。自200712月起,锦丰公司的流动资金出现严重短缺,PM3PM4生产线开工不足出现亏损。2008年锦丰公司的流动资金彻底断裂,20095月,锦丰公司全面停产。2009年至2011年期间,锦丰公司多次与投资人商谈资产重组,但终因种种原因重组未果。

鉴于锦丰公司在行业内的地位、拥有国内先进的卷烟纸生产线和烟草特许生产许可证等无形资产的情形,锦丰公司仍有挽救的价值和重整的可行性。根据《企业破产法》关于破产企业重整的相关规定,债权人绵竹市汉旺矿山机械有限公司、成都地方建设有限公司和四川省工业设备安装有限公司,以锦丰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分别向人民法院申请对锦丰纸业公司、创新实业公司、斯贝克公司进行重整。

通过对以上重整申请的实质审查(包括受理前的听证),2012118日,成都中院以(2012)成民破字第1号、第2号、第3号民事裁定书,分别裁定锦丰纸业等三被申请人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同时指定四川豪诚清算公司担任三被申请人的管理人。由于锦丰纸业公司、创新实业公司、斯贝克公司在经营管理、资产负债和劳动关系等方面高度混同,经审查, 201318日,成都中院裁定锦丰纸业公司、创新实业公司、斯贝克公司进行合并重整。

为推进重整程序的顺利开展,挽救锦丰公司,法院和管理人商定在重整程序引入投资人,通过并购锦丰公司股权、资产的方式为重整计划债权清偿提供资金支持,达到全面清理锦丰公司债务,实现锦丰公司继续经营,企业获得重生的目的。

 

二、法律实务问题及解决方案

()重整投资人的招募问题

为顺利推进锦丰公司重整,尤其是投资人招募工作,管理人遵循公平、公正、公开原则,制定了招募投资人的工作流程,系统编制招募文件,并成立了专门的招募工作小组。通过人民日报海外版、第一财经、四川日报等多家媒体,面向全球公开招募投资者。经过为期两个多月的招募工作,先后接待、洽谈十余家有意向的投资人。最终,在规定的时间内有三家意向投资人包括笔者所在的公司正式向管理人提交了《重整投资方案》。通过管理人会商债权人会议,并报告法院研究决定,确定笔者所在的公司担任投资人。

根据笔者归纳总结,在破产重整程序确定重整投资人(战略投资者)一般需遵循以下流程:(一)管理人通过公开渠道发布招募公告和招募指南;(二)意向重整投资人提交《重整意向书》和《保密承诺函》,同时缴纳一定金额的保证金;(三)管理人经初审后向重整投资人发出《重整投资人入围通知书》或者《重整投资人不入围通知书》;(四)管理人与入围的重整投资人接洽,并根据实际情况组织安排对入围的重整投资人进行尽职调查;(五)入围的重整投资人向管理人提交《重整投资方案》及管理人认为需要提交的其他资料;(六)入围的重整投资人与管理人进行协商谈判,就其投资方案及相关问题进行细化修正,并最终确定各个重整投资人的《重整投资方案》;(七)管理人对全部《重整投资方案》进行评审选择,包括通过重整投资人的竞价最终确定重整投资人的候选资格并依据程序报受理法院和债权人会议主席,确定的重整投资人须向管理人缴纳一定金额的履约保证金;(八)管理人根据重整投资人的《重整投资方案》确定的内容和原则制作《重整计划草案》和《重整投资合同》;(九)重整投资人确认管理人制作的《重整计划草案》的相关内容,与管理人签署《重整投资合同》,并认可《重整投资合同》在债务人的债权人会议上表决通过后生效。

笔者所在的公司为成为重整投资人进行了周密的安排,由律师团队执笔起草了《重整投资方案》,并与法院、管理人、债权人会议主席就投资方案进行了多次的磋商、沟通,同时充分研究了此前管理人招募的准投资人浙江某公司制订的投资方案,律师团队也和管理人建立了良好的工作关系。事实证明,管理人在重整中选择投资人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签订《破产重整投资合同》

为约定投资人和管理人在重整程序中实施重整计划的权利和义务,由投资人的律师团队和管理人团队进行了拉锯式的15天艰苦的谈判,最终敲定了一份包括目标公司的投资对价及支付方式、后续生产资金投入及经营计划、职工劳动关系的处理、资产资料的移交、目标公司股权变更登记、监督期限等约定内容完备的《破产重整投资合同》。

从《破产重整投资合同》约定的权利和义务内容上来看,其相当于一份企业并购合同,属于典型的并购交易。管理人作为破产重整程序中锦丰公司的出资人代表,将锦丰公司的股权、资产转让给投资人,由投资人支付2.65亿元的投资对价作为偿债资金,实施重整计划。

从投资人的角度来看,最大的风险在于投资资金的安全性,能否在向管理人支付了投资对价后取得目标公司的股权、资产,特别是目标公司的特许经营资质,对目标公司债务清理完毕,将成为交易的最终目标。此外,一旦重整计划无法执行,破产重整程序将直接进入破产清算程序,投资人支付的投资款项也将作为破产普通债权进行清偿,这是投资人在破产重整程序中并购目标公司最大的风险。因此,为保障投资人的资金安全,律师团队在合同中设计了如下防范风险的约定:

1.约定投资款项分期支付合同约定投资款项分三期支付,且目标公司100%股权未登记至投资人名下之前,所有的投资款由法院采取保全措施,以防止管理人滥用投资款项进行偿债,最大限度保障投资款项的安全。

2.合理控制投资风险第一,律师团队合理界定了合同履行不能,投资款项返还的时间节点。如合同约定管理人提交《重整计划草案》后70天内,最终未获得法院裁定批准,则管理人应负投资款项返还义务;又如《重整计划草案》经法院裁定批准3个月内,目标公司100%的股权未登记至投资人名下,投资人有权解除合同,要求管理人返还已付的投资款项。第二,合理界定投资损失。在重整过程中,投资人可能基于重整计划草案执行的各种风险及目标公司投资价值等因素考虑,可能会不再支付投资款项,这就涉及合同的逾期付款违约责任问题。经过谈判协商,合同约定没有法定或约定理由,投资人逾期付款超过60日,且经过管理人催告后15日仍未付款,并导致本次破产重整程序被依法终止的,才视为投资人违约,须承担违约金2000万元。

3.合理界定管理人的职责《企业破产法》的管理人的职权作了列举式的规定。在《破产重整投资合同》中,投资人律师团队设计了管理人须依法协助投资人解决职工债权及职工补偿金等职工问题、协助投资人争取政府对目标公司重整提供相应的政策扶持和其他优惠条件(包括但不限于能源供应、排污指标、证照办理、税收等)、移交资产、证照无司法查封、行政查扣、他项权利限制等,否则投资人有权顺延支付投资款项。实质通过合同的约定,使管理人能最大限度协助投资人实施重整计划,达到重整计划草案实施成功的目的。

(三)重组收益所得税问题

投资人和管理人签订《破产重整投资合同》后,投资人聘请的税务师团队向投资人揭示了如成功并购目标公司,重整成功后,可能会存在向税务机关缴纳巨额的重组收益所得税问题。当地税务部门亦基于投资人介入锦丰公司重整,拟向投资人征收重整收益所得税。

1.缴纳重组收益所得税的依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所得税法实施条例》第十二条规定:“企业所得税法第六条所称企业取得收入的货币形式,包括现金、存款、应收账款、应收票据、准备持有至到期的债券投资以及债务的豁免等。”《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企业重组业务企业所得税处理若干问题的通知》(财税〔200959号)第四条第(二)项第3款规定:“债务人应当按照支付的债务清偿额低于债务计税基础的差额,确认债务重组所得;债权人应当按照收到的债务清偿额低于债权计税基础的差额,确认债务重组损失。

2.税务师推测投资人可能须支付约26085万元的重组收益所得税。根据《企业破产法》、《税收征收管理法》的规定,目标公司破产重整,法人主体并不灭失,目标公司的纳税义务存续,资产负债的计税基础不变。目标公司的纳税义务并不因破产重整而免除。根据《企业所得税法》以及财税〔200959号的规定,目标公司债务清偿额2.65亿低于债务计税基础129339万元的差额应当确认债务重组所得,应缴纳企业所得税。

为此,律师团队设计的解决税务问题方案如下:

1.建议投资人和管理人就税务问题签署补充协议。根据后来管理人和投资人签订的《破产重整投资合同补充协议》第一条约定:如果税务机关认为破产重整,目标公司应缴纳企业所得税,经与税务机关协商后认为应当征收的,属于不可归责于甲乙双方的原因,在第三次债权人会议召开之前,双方均有权解除合同。该条约定赋予了因破产重整税务部门征收企业所得税,投资人和管理人的解除合同权利,提前避免了投资人就税务问题遭受经济损失。

2.税务问题协调。鉴于在全国破产重整案件处理过程中,投资人尚未有缴纳重组收益所得税的先例。由于现行《企业破产法》并未对减免债务人重组收益所得税问题作出明确规定。因此,律师团队建议在法院的主持下,召开由当地政府、税务部门、管理人、投资人举行的重整税务问题的协调会,会上强调投资人介入锦丰公司的重整程序实质也是帮助政府挽救企业,维护社会稳定,政府有义务协助投资人协调解决可能会征收的重组收益所得税问题。其后,通过多次谈判,再加上政府机关出面协调逐步解决了可能存在的征收重组收益所得税问题,并通过税务师团队的节税策划、律师团队与税务机关不间断的沟通协调等一系列的努力下,最终使税务问题得到圆满解决。

 


上一篇:我所成功为九江银行广州分行高效回收3800万元债权金额

下一篇:我所成功为九江银行广州分行高效回收3800万元债权金额